在线答疑
当前位置: 主页 > 在线答疑 >
胶带绑手脚、吃眼镜自杀,成都嘉年华前学员痛诉矫正教育遭遇
作者:
查尔斯顿眼镜
发布时间:
2019-11-28
浏览量:

近日,成都市嘉年华青少年心理辅导中心被指招收“不良学生”并对其进行虐待,成都市郫都区教育部门24日对此回应称,该辅导中心在7月份已被责令停止一切教学活动,经现场核查,目前该场所内未发现经营行为。

此前有报道称成都市嘉年华青少年心理辅导中心,打着“拯救孩子”“拯救家庭”“矫正问题少年”的旗号,以学生管学生,以问题少年迫害问题少年,在学生们的讲述中,嘉年华是一个等级森严、异化人性的矫治体系,包括存在极限体能、体罚、暴力以及谄媚、举报等行为,“越顺从,越有权力”。

紫牛新闻记者今日联系到两位该中心的学员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一位是桀骜不驯的所谓的“新生”,一位是经过“驯化”的骨干老生,后来还成长为队长。这两位学员在该中心的经历虽然不太相同,但是有一个共同点,出来后在心理上都留下了痛苦的记忆,感觉压抑,缺乏安全感。

广告自称:

“问题孩子”矫正教育的品牌专业机构

紫牛新闻记者在网上搜索到一些该中心的广告宣传语:成都嘉年华青少年心理辅导中心是专业致力于迷途青少年的心理矫正和行为纠偏的专业机构,本中心常年招收厌学逃学、亲情淡漠、沉迷网络、早恋叛逆、对抗父母、夜不归宿、离家出走、自控力差的学生。宣传称,该教育机构不仅是成都、四川“问题孩子”矫正教育的品牌专业机构,而且也是整个西南地区首屈一指的权威专业青少年心理行为矫正机构。

胶带绑手脚、吃眼镜自杀,成都嘉年华前学员痛诉矫正教育遭遇

该教育机构的宣传广告

面对如此诱人的广告宣传,家有“问题孩子”的父母们,难免会心动,更有一些父母不惜财力,把孩子骗进甚至绑进该中心。但是,该中心的教育真如其广告吹嘘的那么神奇吗?让我们听听两名亲身体验过“量身制定专业化心理辅导”课程的孩子的讲述吧。

胶带绑手脚、吃眼镜自杀,成都嘉年华前学员痛诉矫正教育遭遇

成都嘉年华青少年心理辅导中心的宿舍

当过骨干和队长的张化:

出来后心里压抑,暴躁易怒

学员实行等级管理新生间禁止交流

张化曾经在四川成都嘉年华青少年心理辅导中心待过两年,从中心出来后,他选择向大众揭露自己在里面所经历的一切,他对紫牛新闻记者说:“我曾经是个很叛逆的孩子,也能理解父母希望我变好的心,但我想让更多的家长知道,这个打着矫正旗号的中心是怎么对待学员的。”

在张化的描述里,自己曾经是大众眼里的“坏孩子”,不爱学习、叛逆,初中毕业就辍学,为了能让儿子变好,张化的父母一直在寻找学校,最终在网上找到了成都嘉年华青少年心理辅导中心,对方承诺能够对迷途青少年做心理矫正和行为纠偏。2017年夏天,18岁的张化被父母以“看看新学校”的名义骗到“成都嘉年华”后,锁进寝室防止逃跑,还没收了他的手机。张化说,中心有严格的规章和等级制度,把学员分为四个小队,每个小队由新生、老生、骨干三个“阶层”组成,新生处于最底层,互相之间不允许交流,早上五点半就要起床、整理内务,老生和骨干可以推迟数十分钟。吃饭时,新生也只能分到很少的食物,常常吃不饱,骨干学生则供应充足。“我还记得第一天吃饭,我就分到了两根黄瓜、三根土豆丝,就着白米饭吃。”每周一是休息时间,可以看电视,周二至周五的下午有心理老师来上两小时的课程,其余时间是跑步、出操等体能锻炼,没有文化课。张化说,刚进去的学员都有反抗行为,教导员会命令骨干安排老生去管理新生,实则是殴打,教导员还会不断用言语打压学员,说他们“不好”。

极限体罚盛行,做数千个深蹲、不给睡觉

作为反抗比较激烈的学员,张化最开始经常被老生按在地上打,或者加倍“带体能”,比如一晚上做数千个深蹲。“我做了两三百个就蹲不下去了,旁边负责监督的老生就用胳膊架着我,硬往下蹲了再站起来,一直到凌晨一两点,他们都要去睡觉了,就喊我站在装着水的桶里,老生轮流监督不给我睡觉,困了就往我脸上泼水,一直到第二天早上,这叫“值班”。一个人被罚害得大家都睡不了整觉,所以就更欺负你。”最严重的一次,张化被打到受伤尿血,由教导员带去医院看病,检查身体无大碍后又被带回。最让张化难以接受的是,自己从医院回来后,中心曾通知他的父母,但他们却并没能和儿子见上面。“教导员就跟我妈说带我去看病,没什么问题,还向他们要医药费,我在里面两年,从没用过手机,也没见过爸妈。”其间,张化因为反抗,被教导员告知父母孩子不听话,需要多待一段时间,于是本来一年就能结束回家的张化在里面待了两年,学费一共十万元。

听话后成为学员里的“最高阶层”
Copyright © 2018 眼镜店加盟 查尔斯顿眼镜连锁加盟机构总部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 0531-88919755 鲁ICP备09031949号